My photo

乐飞翎™——马来西亚博客,贪玩的女人,骨子里有着向往自由的渴望,爱四处趴趴走和摄影,每去一个地方都会买磁铁留念。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,希望在旅途中继续找寻不一样的自己。任何邀请、赞助或疑问,欢迎联系我 joan@luvfeelin.com

Archive for March 2013

可可走了!

2 Comments »

住院七天,可可还是走了。

我隔天才知道这个消息,因为男人不想影响在外出差的我。他说,那天我出门后,他抽空去探望可可。可可见到男人的时候,一直抓着他呜呜叫。可可住院的这些天,除了打针哭叫之外,在我们面前没发出过任何声音。

男人离开后的半个小时,院方就打电话来说,可可走了。

有人说,狗狗很有灵性,从不在主人面前离开。也许可可挺到了男人去见它最后一面,它才舍得离开吧。很遗憾,我没机会见它最后一面。

我希望可可走的时候,就像睡着了一样的安详,也许这对它来说是一种解脱。


另外,奉劝想要领养狗狗的人,尽量不要去领养在市政局的狗狗。可可是因为肠胃炎而死的,而这病毒的传染性很高,加上市政局的环境很糟糕,不排除那里的所有狗狗都带有病毒。

当初我们并没有考虑到这点,一直到事情发生在可可身上,我们才了解到犬科病毒的可怕。目前我们会暂停领养任何狗狗,等病毒散去后再打算。爱心的背后,必须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才是,所以请要领养狗狗的人三思。

可可加油!

点击留言 »

昨晚担心了一晚,决定今天一早再去探望可可。十点多来到了UPM,护士(其实就是实习生)说它今天的情况有好一些,可以站起来一下下,只是还是不吃东西。看它今天的神情似乎和昨天没什么分别,只是发现它原本青色的鼻涕已经变成了白色,那代表着好的现象吗?


老公的怀里的可可显得好小好瘦弱。。。


在这里我们除了可以帮它打气之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眼看它没什么精神,还是让它好好休养比较好。心里总觉得牛脾气的可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。可可,你一定要撑着啊! 我们期待着你长大后的样子,期待着你可以再次蹦蹦跳跳的冲向我们!


除了惦记着医院里的可可,我也想念着娘家里的奇奇,可是顾虑到我们身上也许带有犬科的病毒,所以不敢贸然回去看奇奇。如今可可住院,我只好暂时压抑着想去看奇奇的欲望。希望很快地,他们两姐妹可以相见欢吧!

可可住院了!

2 Comments »

自从领养了可可(Coco)后,我和男人总是被它搞得头昏脑胀,不是到处到小便就是不吃东西。最受不了的就是每天吵着要粘着我们,尤其是晚上,让我们几乎每天都没办法好好入眠,可是这也代表着它很健康,对吧?

精神奕奕的可可,只是很嗲。。。


带回来的第三天,男人就把它带去检查,医生说它很健康,但是脾气很硬,似乎很挑食,但是一切安好健康。只要以后的日子正常进食,迟点就可以带它来打免疫针了,真是好消息!

没想到隔两天,男人就发现它的大便有血。但是我不以为意,可是观察了两天后男人决定带它就医。医生说它得了肠胃炎,给它开了药就把它带了回家,以为只要把这些小病治一治,就不会有事了。

没想到这个星期以来,可可除了喝水之外,什么都不吃,不管我们怎么逼它,它都吐了出来。我们初时以为是药物令它不舒服,可是看着它越来越瘦,每晚一直睡不好,还发出呜呜的声音。男人决定第三次带它去看医生,医生说这样似乎不太对劲,于是建议我们送它进院。

日渐消瘦的可可


短短的十天内,可可就看了三次医生。三月二十一日,男人把可可送去医生介绍的政府医院UPM,说这里设备比较齐全,可以让他们详细检查,这样比较好。由于是工作天,我没办法陪同,只好由男人独自送去,也因此没有太多的分离感伤,乐观的认为进院后一定会痊愈回家。

男人说可可估计需要入院五天,费用大约是五百五十元,视乎情况而定。没关系,只要可可平安回来,还是值得的。隔天三月二十二日,男人打电话去询问,医生说暂时没发现感染犬瘟热(Canine distemper),但是感染了病毒性肠炎(Canine Parvovirus)因此要详细治疗,但是情况不是很乐观。

三月二十二日,今天我只需要上班半天,原本打算下班后直接赶去探望可可,没想到被告知探访的时间过了,只能等到晚上七点半再去了。由于办点事情,我们大约八点半才感到医院,来到了隔离病房,可可呆呆的在笼子里,背对着我们。

我们不断喊它,它也似乎没有什么反应,一直到我要求护士把它抱出来,它才叫了一声。把它放在桌子上端详,它还是像在家里一样呆呆的,只是似乎更憔悴,鼻孔一直有青色鼻涕。一边的手上邦着针孔,方便医生注射;另一边的手被剃了部分的毛,为了抽血化验,看到好可怜。


精神不振的可可


护士给它铺上了布避免着凉


把它抱在怀里,它就像往常一样爬在我的身上,只是之前可以很快地爬上我的肩头挨着,这次却只能无力的抓着我,看了好心疼呜~ 后来医生给我们解说,说虽然没有发现犬瘟热,但是却有犬瘟热的症状,加上感染了病毒性肠炎,如果两个一起发作,那么可可的情况真的很不乐观了。

目前鼻子排出的鼻涕就是病毒,总算比潜伏在体内的好,但是还是要观察照顾。当场医生给它注射了两支针,我以为可可不会痛,却原来是在忍着,到后来才哭叫一声,突然觉得我们到底是在救它还是折磨它?(哭)

打针后它被安排在保温箱里观察,一切就看它的意志力了。虽然我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希望它的牛脾气可以帮它度过这个大关。


我看到了保温箱里可可的泪水(哭)


可可,你一定要好起来,我们等着带你回家!(哭)

狗狗领养记

点击留言 »

早上睡意朦胧中被男人吵醒。。。

[走!市政局(DBKL)那里有约八十只流浪狗将被人道毁灭,我们去领养吧!] 男人说。

[哦。。。] 怎么回事啊?

匆忙梳洗后,我们就往Setapak的DBKL奔去,来到附近就可以听到狗吠声了。在门口登记后,我们就到里头去找狗狗。守在狗笼门外的是一名印度人,那里有四排大型狗笼,他指示我们到后面那排去看狗狗,因为前面的这排已经有人领养了。

来到后面的那排一看,大约有六七个狗笼并排,每一个狗笼里大约有十到十五只的狗。没有品种,只有不同毛色,等待着我们打救的生命,感觉很辛酸。


前面的笼子都是中型狗,最后一个笼子里则有几个小笼子,分别装着各种小狗狗。男人指着一只看着我们狂叫的小狗说,就它吧!我不知可否的答应了。同时忙着拍照把这消息宣传出去,希望可以打救更多生命。


为什么不能让它们好好的生存在外?


这些中型狗都期待我们能把它们带走,可惜我们能力有限。


这些照片,也许就是它们的遗照了。


印度守卫看到我拍照,就说这里不可以拍照的,可是太迟了,我已经把照片上载到面子书了,这就是互联网的利害。 希望来的及让有心人赶来领养吧!这消息知道得太迟了。男人说当他打电话来确认的时候,对方还说已经延迟了时间,原是昨晚就该行动了的。。。


话说这个消息是两个超有爱心的印度裔和华裔女生散发出来了,他们已经拥有一块领养狗狗的地方,由于空间有限而呼吁大家出手帮忙。给他们一个赞吧!他们真的很伟大。

新加入的成员Coco(取名于它的毛色),满身脏兮兮的,而且还有恶臭。我们带着它直接冲上宠物店买了狗饼和沐浴露,就赶紧带它回家洗澡了。在宠物店里吹着冷气,在男人身上睡得香甜的Coco。


洗澡后帮它拍了些照片留念~


睡的香甜


Malaysia Independent Animal Rescue

另外和大家分享吉打州马来同胞Pak Mie和Mak Intan大爱心,两夫妻饲养了大量的流浪狗,这和一般马来同胞见狗则避不及的态度成强烈的对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