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photo

乐飞翎™——马来西亚博客,贪玩的女人,骨子里有着向往自由的渴望,爱四处趴趴走和摄影,每去一个地方都会买磁铁留念。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,希望在旅途中继续找寻不一样的自己。任何邀请、赞助或疑问,欢迎联系我 joan@luvfeelin.com

Nepal 尼泊尔(九):Annapurna Base Camp (ABC) 安纳普尔纳大本营徒步日记(七)Deureli - ABC 抵达大本营的悸动

徒步第七天,在峡谷中的民宿特别冷,害我好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。顶着寒冷的天气在外面的水管下梳洗,双手总是被冷水冻到毫无知觉,但对着高山岩壁刷牙还是别有一番滋味。在山里的每一天,洗鼻子的时候总是洗出一堆血,天气实在太干冷了。对鼻腔膜较敏感的我来说,在寒冷的气候里已是司空见惯,倒是其他队员则被吓到,还以为身体出了什么状况。。。

准备换鞋的时候才发现我的登-山-鞋呢?糟!昨天下午不是拿去外头晒太阳了嘛?怎就没记得给收回来啊!赶快跑出去一看,心一凉。。。鞋子不见了!当下心里冒出许多的可能性。。。被人拿走了?有人帮我收起来了?还是。。。当我心慌慌地询问刚起床的背夫时正好被山导看见了,就把我招进餐厅里。原来他昨晚看见鞋子留在外头,就帮我们保管下来了,呼~感恩啊!而且原来不只我,还有另一队友的鞋子也在那呢~XD

虚惊一场,回房整理好行装后,看着背包上的经幡,祈祷今天顺顺利利抵达大本营,更希望可以亲手把经幡挂在大本营后方的小坡上。如常冲了一杯维生素 C,在山路不是每餐都有蔬菜,这样有助于提供一些营养,但建议不要超过 1000mg,而且如果发泄腹泻就要停止哦!

今天的早餐有的是简单的快熟汤面和煎蛋以及一杯热茶,山导在我们用餐的时候不断地提醒我们要注意自己的状况,如有什么不适要立刻通知,因为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,没错!待会我们就要进攻此次徒步的最终站——安娜普尔纳南峰大本营! 所以今天的照片会特别多~耶!

进攻大本营当天的早餐就是快熟面+荷包蛋~

我们一队人就在冷冷的早晨开始徒步,还记得徒步第三天就把笨重的相机收起,以手机取代,不然颈项都快歪了。但今天的过程很值得记录,所以我又把相机掏出来了。没吃高山症药,不拿登山杖,腾出来的双手就是为了拍下今天的过程,肯定要拍些美照来毒死大家才行了~XD

后面的石梯就是今天的起点
亲自绘制 ABC 徒步路线图(转载请注明出处)
目前只在 Choomrong 和 Deureli 看见电讯和无线网络塔

今天依然行走在峡谷间,沿着河流往上游走,空气中有阵阵的寒意。湍急的河水在石头间滑溜溜地往下流,岸边总是可以看见一堆堆的叠石。这些石堆被称为“敖包”,是蒙古语音译,也译为脑包、鄂博,意思是石头堆,是用石头堆积的蒙古族人祭祀建筑。在蒙古草原上,很多地方没有山丘、河流、树林之类的地标,到处都是草原,因此敖包常被用作路标。

还记得在徒步的路上,但凡经过河水溪流都总会看见这样的石头堆,然而在路线清楚并不需要地标的地方时,山导说这些石堆只是徒步客或当地人忘记疲累的一种余兴动作,不但成为了一种另类的艺术品,也带有一点祈福的意义。

一路上空气清新,绿色的植物几乎见不着了,取而代之的是凋零的枯黄色。刚开始是一段平坦好走的平地,接下来就是往上攀升的砂石路。冷空气轻易地打乱了呼吸的节奏,看着擦身而过已经在下撤的徒步客,心想自己也一定能像他们一样顺利抵营后享受下撤的成果。

阳光在山后折射出美丽的线条
沿着河流走的石头路和石梯
湍急的河水散发着冰凉的气息,也看见了在蒙古用作地标的“敖包”。
一小段的上坡路
河床上都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
感觉我们好像来到了废墟
一直随侍在后的麦哥 XD

走过了一段平平无奇的河边小路,心情也是平平淡淡的,直到我们来到了一个视野比较开阔的草原,虽然是一片枯黄的凄美,还有一些烧焦了的痕迹,却让我们的心情豁然开朗。大家在此时突然振奋了起来,不停地拍照,尤其我找到了一块大石头,大家就纷纷轮流爬上去拍沙龙照,效果还不错呢!

一片枯黄的小平原
特别喜欢草堆的老伯伯 XD
被摧毁了的残枝带着淡淡的忧愁屹立在草原上
不同的角度,不同的效果。 #joanisme
是不是很有《国家地理》杂志封面的感觉呢?XD
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~

小平原过后就是一段累人的上坡路,有了相机的重量就不想使用登山杖,接下来的风景也变化不大,主要是沿着山腰石路前进。我就这样默默地走着,直到看见一片蓝色屋瓦在眼前就兴奋莫名,因为我看见了写着鱼尾峰大本营的大字,当下不禁加快了脚步,恨不得马上奔到跟前去。

炽目的太阳也阻挡不了我看雪山的热情~
鱼尾峰大本营的民宿
隔天下山时补拍的照片

由于和其他队友有点距离,原以为我们的休息站就是这小山坡上的蓝屋子,结果当我爬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四周静悄悄的,看来是还没到呢!  难怪刚才瞄到其他徒步客往别的方向走去了。。。迅速走回正道,看着远方小不点的人们追上去,总算来到了在鱼尾峰大本营 (Machhapuchhre Base Camp, MBC) 的休息站啦!

我们在最左边的那一间餐厅 Fish Tail Guest House & Restaurant, MBC
看到写着 ABC 的方向牌就兴奋莫名
手指着的地方就是安娜普尔纳 I 峰

还记得一路上沿着山腰走,并没有很漂亮的雪山景观,只是一点点的雪峰和深褐色的山壁,以及那灰白沉寂的河谷。一来到鱼尾峰大本营,就好像转角遇到爱那样,眼前的景色让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!世界第十峰安娜普尔纳 I 峰 (Annapurna I, 8091m) 就在眼前宏伟地挺立着,磅礴的气势让我觉得有点无所遁形。如今吃饭这事儿就丢在一边,拍照要紧!

中午十二点的烈日当空,可我们一点都不热,只要有防晒油的保护,我还希望太阳再更大一些。从餐厅旁的小山坡往上爬,一丛丛的枯黄草堆下看不到坑坑洞洞的地面,只看到一些露面的石块,每踏一步都要格外小心,深怕一不小心就把脚插进去还不打紧,最怕就是整个人失去平衡往下摔就不堪设想了。

仰望安娜普尔纳
一幅壮志凌云的模样
拥抱蓝天雪山

拍够了照片,我们才心甘情愿地去吃午餐。有些队友姗姗来迟,估计是因为高海拔的缘故,有者体力不支,有者感到不适,但总算全部安全抵达。在炎热的太阳底下,身体是一阵阵的凉意。今天的午餐是“杂饭”,也就是白饭配蔬菜、马铃薯和蛋,还有队友自备的咖喱鸡!

(左)我们都是12岁 XD(右)等开饭前的自拍
在鱼尾峰大本营的午餐“杂饭”

由于下一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,所以这一顿饭我吃得很心急,希望可以尽快启程出发去 ABC。有些迟来的队友想多休息一会儿,山导就向提早出发的我们概诉一下前面的路段,一开始是约 45 分钟的上坡路,不会很斜且在高山上也不宜走快,越过山坡后就是较为平坦好走的石子路,那时候就可以看着在安娜普尔纳山脚下的大本营作为前进的动力啦!

ABC 我们来啦!
刚才忙着看眼前的安娜普尔纳,回头看才发现鱼尾峰神圣的耸立在那里。
前面是安娜普尔纳,后面是鱼尾峰,前后都是让人赞叹的美景啊!
据说这块石头有故事。。。
雪山冒烟~
走在前面的 E.c.Choi 和安娜普尔纳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画
在大地面前我们就是那么地渺小
白天挂在天边的月亮,没有一片云的遮掩。
乱中有序的石梯

前面说过虽然徒步时阳光普照看似不冷,但当走到背阴处时还是会冷到发抖,没想到只不过是一线之差的距离却有那么大的差别,让原本只穿速干衣的我赶忙取出了防风外套,同时追随着太阳的脚步取暖去~

还记得当时我随手摸了一下耳朵,发现耳朵居然痛到要紧,猜想大概是因为太冷了吧,于是赶紧用手捂一捂,搓揉一下再把帽子拉下暖一暖,很快地就回复了正常,不疼了。难怪总听人说有些严寒地带会冷到掉耳朵,上网看看还真有其事。这里当然没有那么夸张,只是保暖功夫还是要做足,所以暖帽要戴好真的很重要!

黑黑的一块就是背阴处,特别寒冷~
这些就不是普通的石头堆,而是真的“敖包”了吧!据说除了祭祀,也有祈福的作用。
这里的石头有的比我还高~
背阴处和向阳处也只是一线之差
最后一段路就是这样地幸福
背阴处的山坡上的瀑布都结冰了~
地上的一点碎冰也可以让我们很兴奋
冰面下还有潺潺的流水声
(左)通往 ABC 的一段乱石阵(右)鱼尾峰上的月亮

在这里已经可以看见远处的大本营,以为很靠近结果却怎么走都还没到,吼~高海拔的山风越来越冷,为了避免高反突然找上门,我们也不敢走得太快太激动。默默地踩着脚下的黄石路,裹在防风衣内的身子还是不够温暖。

一直到我们看见了写着安娜普尔纳大本营 (Annapurna Base Camp, ABC) 的大牌子,那时候就真的不由得我们不兴奋了!除了拍照还跃雀到想大吼大叫,心情澎湃得像个疯婆子,表面上却冷静地跳一跳就算数了~哈哈!

跳的时候也有点心惊胆跳,深怕因此而高反啊~
我到了!我真的到了!Yoohoo~
我到 ABC 的那一天!v^_^v

此时是中午 3 点 15 分,虽然很兴奋,但也抵挡不了这里的寒冷,拍了照片还要走一小段路才能到大本营的民宿。这时候也开始有点轻微的头疼,是因为太兴奋了,还是因为太冷了呢?幸好一会儿后就没事了。今晚为我们遮风挡雨的民宿就是 Annapurna Guest House & Restaurant,基本上住哪一间都是开门见山,可以看到壮丽的安娜普尔纳峰群。

Annapurna Guest House & Restaurant
Annapurna Guest House & Restaurant
今晚八个女生共挤一室 XD
“巧遇”钦松和珊珊 XD

终于来到了安娜普尔纳大本营,大家都有说不出的开心,把东西安顿好后,又在餐厅里吃下午茶了,带来的最后一个杯面就在这里给解决掉吧!下午五点钟,山导说要带我们到大本营后方的山坡上走走,一方面是为了看日落和冰川,另一方面就是让我们适应高度。据说爬升后再下降的话,身体就会适应高度避免高反,晚上睡觉也可以舒服一点。

山坡上有一个石碑是为了纪念 Anatoli Nikolaevich Boukreev,也就是 1996 年珠峰山难事件里 Scott Fischer 队的山导(电影《Everest》里的那位苏联人)。当年他在没用氧气之下第一个登顶,然后下午就回到 Camp IV。随着天气转坏,多位登山者受困山上,Anatoli 再次上去救了 3 人下来。身为山导的 Anatoli 在当时的许多行为和决定都备受争议,但是美国登山俱乐部 (American Alpine Club) 还是在 1997 年颁发最高荣誉的 David R. Brower 奖表彰他救人的贡献。同年,他攀 Annapurna I 遇上雪崩丧命。

安娜普尔纳大本营后方的山坡上
只有在大本营才有那么多的经幡在飘扬
(左)经幡表扬在金边鱼尾峰前格外漂亮(右)Anatoli 的纪念碑
走TUT一族
一路陪伴着我们的背夫
镶了金边的鱼尾峰真的很迷人
那几个房子就是我们在 ABC 的民宿

这里的高度比我国神山还要高,冷冽的风毫不留情地拍上我们的脸蛋,然而在六至八千米的高山围绕下,自然不会有在山顶那种登高远望的景致,但眼前豪迈的安娜普尔纳峰群却有着震撼的压迫感,这里绝对是近距离欣赏雪峰的最佳位置。我们也在山导的指引下看到了雪崩的情景,但因为距离甚远所以并没有特别大的感受。

随着夕阳为雪峰鑲上的金光逐渐散去,消失的太阳使得气温骤降,大伙儿就纷纷离开小山坡,回到民宿餐厅里等吃!不知道在 ABC 这么特殊的一晚,会有什么好料吃呢?是。。。韩国泡面加蛋和山林式生日蛋糕!

原来今天是我们的领队生日,同时也是我和 E.c.Choi 的生日月份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个惊喜。没想到在山里也能够制出这么一个可爱的蛋糕(虽然一时间看不出来是什么),实在有够意外的了~祝我们生日快乐呀!XD

韩国泡面加蛋+山林式生日蛋糕
难得的大合照却少了一位不舒服的队友
例牌的餐后水果

大本营就好像被群峰围绕着的一块盆地,挡不住的强风从四面八方往盆底吹来,特别的冷。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,我还担心不知道能否拍到我心目中最美丽的星空?晚上八点钟,在呼啸的寒风陪伴下,我拎着相机来到了屋旁的小平地上,只听不远处有音乐传来,还有几个黑色的人影在舞动,看来是有人在开趴咯~

此时我的心思却不在那里,而是抬首既见的满天繁星,就连在安娜普尔纳南峰上的月光都阻挡不了星星的闪耀!如果不是因为天气太冷,我真的好想就这样躺在那里,就这样看着满天的星星,一眨一眨地陪我入睡。。。

好吧,我承认我想多了,还是乖乖拍照吧!架好相机,看准了银河的位置,嘿~ 就在安娜普尔纳 III 峰 (Annapurna III, 7555m) 上!

安娜普尔纳 III 峰上的银河星空
左起:Annapurna III, Gandharba Chuli, Machhapuchhre
安娜普尔纳 III 峰上的银河
鱼尾峰上的繁星点点

看着相机里的作品自己真的很满意,对于拍摄星空的菜鸟来说,有这样的效果应该很不错了吧!看着天空划过的流星,霎那间也许许不了什么愿望,但此刻的我无欲无求,只有空灵的脑袋和舍不得眨眼的灵魂之窗。能够潇洒走一趟尼泊尔徒步之旅并顺利完成,夫复何求?

虽然穿足了衣服,但是 ABC 的寒冷真的不容小觑,掩着不停流水的鼻子,感觉自己好像感冒了。抖索地回到了没比外面温暖多少的房间,钻进被子里很快就呼呼大睡了。徒步的第七天,路线不丰富但是情感十足,这将会是在尼泊尔这么多天以来最回味无穷的一天了。晚安~♥

Leave a Reply

想说什么就说吧!欢迎留言~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