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Torture of Ureter Stone 有人说【肾绞痛】是最痛苦的经历之一,堪比分娩之痛!

有人说肾绞痛是最痛苦的经历之一,有如分娩之痛。

2021 年的糟心事还真是一波接一波,先是最爱的父亲离开了我们,紧接着就被确诊新冠病毒,为此度过了难熬的两个星期。其实在家隔离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插曲,也在后来演变成了现在的第三个波折。

还记得小时候无法排尿时,尿道会感觉疼痛,大人就总会说一定是喝不够水才会"sip"尿(尿道阻塞的意思),小心膀胱会“生石头”,然后在大量补充水分后就得以缓解;长大后如果遇到了紧张或寒冷而导致的尿频时,就会被朋友取笑说是不是肾亏啦?然后我们就会反驳说,男生才会肾亏啦!

原来“石头”和“肾”这两个名词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,而懵懵懂懂的我们也只当作是玩笑话,殊不知到真正面对的时候,才知道一点都不好玩、不好笑。许多人都认为肾结石是小事,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有多折磨。

要知道结石如果拖着不治疗,最终即使不痛了,肾功能可能也一起没了。

肾结石在马来西亚是极为常见的疾病,大约 15% 至 20% 的大马人都有过肾结石的经历,好发于 20 至 40 岁,以男性居多,但不表示没有女性患者。而且大多数人只听过肾结石 (Kidney Stone),也许不知道输尿管结石 (Ureter Stone),其实是一样的东西,只是会有不同的治疗方式,这就是人体与医学的复杂,以下会一一为大家解答。(文长慎读)

肾结石跌落至输尿管造成输尿管结石

第一次肾绞痛


肾绞痛多数由于结石所致,而且大部分发生于输尿管结石。肾绞痛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,而是多种原因导致肾盂或输尿管平滑肌痉挛所致,发病时没有任何先兆,疼痛程度甚至可以超过分娩、骨折、创伤、手术等,让人撕心裂肺。患者往往难以忍受,同时可伴恶心、呕吐大汗淋漓、面色苍白、辗转不安等症状,严重者可导致休克。 肾绞痛一般呈间歇性发作,疼痛持续的时间和间歇的时间也没有一定规律,疼痛持续时间短者几十分钟,长者可达数日。有人说这是最痛苦的经历之一,类似于分娩之痛。

8 月 2 号
出发去 CAC 前就发现了血尿,但因为赶着出门就先忽略。傍晚时觉得有点疲倦想补补眠,结果才刚躺下没多久就觉得腰侧有点隐隐发痛。原以为过一阵子就好,却不想疼痛感渐渐加剧,不管怎么揉捻都无法舒缓那种痛楚,非常难受。到后来直接就是痛到哀哀叫,全身发抖加冒汗,最终还是忍不住去了临近的私人诊所,想先打了止痛针再说。

结果我理所当然地被拒于门外,因为我是确诊患者。

无奈之下只好奔向了双溪毛糯政府医院 (Sungai Buloh Hospital),也是第一间专治冠病的医院。在车上的分分秒秒都疼痛难忍,我先是去了急救室,医护人员帮我测量血氧心跳等指数后,发现一切正常就让我去楼下停车场的“临时诊所”看看。当时我心想很快就可以解除痛楚了,结果去到才知道有多绝望。

状况 1
我按着剧痛的腰侧去到了临时柜台,医护人员看着我的到来也没啥反应,还在那聊天打屁,直到我忍不住呼叫后,才有一位女医护施施然地走过来问说: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的腰这里很痛!” 

“哦。。。是跌倒还是撞到什么吗?”

“没有,但就是忽然痛到要命!”

“哦。。。”

随即就就走开了,然后在一边和另一位医护边看着我边说话,我以为她是在报告情况,结果才知道他们仅仅是在聊天!什么情况?!

状况 2
我耐着疼痛和性子等了一会儿,依然无人理会,至少也要登记什么吧?再次呼叫后,才有另一位男医护走来,问了同样的问题后,看我一脸的凶相(痛到没好脸色)后就指了指临时帐篷,让我去那里等着查,我以为终于得救了!

结果,同样是检查我的血氧心跳等指数,然后什么都没说又走开了。。。什么情况?!

状况 3
我继续痛得飙冷汗全身发抖,看着医护人员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干嘛时更是抖上加抖。对于刚经历过父母相继入院、父亲不幸离世、母亲还在重症病房(当时)、自己也遭遇确诊等一连串的事件后,我肯定知道疫情期间医护人员的辛苦,可真的不是个个都这样!

除了亲身的体验,也有耳闻他人的遭遇,所以我不停问对方到底在等什么的时候,对方拿了我的登记表格,在上面填写指数后无奈地和我说,这里只有治疗冠病的药,没有可以治疗你的药,我猜你应该是肾结石,应该去 CAC 求医。。。什么情况?!

状况 4
晚上十点多,临时临即要上哪里找 CAC?问他也只是摇摇头没有解答。现场虽然坐着很多病人,可是大家也都不知道在等什么,因为没看到有医生在诊病。我说那如果没药的话,总可以给医生看看什么情况吧?

然后他说医生正在穿 PPE, 要等一下,好,我等。但随着时间流逝痛楚不减,却迟迟未见医生出来,我就继续追问医生到底在哪里?总不能这样让我痛死在等吧?结果另一位男医护说医生在写报告,继续等就是了!

我说:“我真的很痛,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?”

他不耐烦地说:“等啦!没看到那么多病人吗?”

我痛到快疯了,生气地回说:“其他病人有像我这样痛吗?你知道痛是会杀死人吗?”

对方无法反驳就转身离开了。。。什么情况?!

医学上将疼痛分为5级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将疼痛等级分为:

O 度:不痛;(例如蚊虫叮咬)

Ⅰ 度:轻度痛,为间歇痛,可不用药;(例如被门夹了一下)

II 度:中度痛, 为持续痛,影响休息,需用止痛药;(例如女性痛经、神经痛)

III 度:重度痛, 为持续痛,不用药不能缓解疼痛;(例如如手指被割断)

Ⅳ 度:严重痛,为持续剧痛伴血压、脉搏等变化。(例如阑尾炎痛等内脏痛、分娩痛等)

那么它会要命吗?

答案是,可以的。但那必须是一种极端的长时间的疼痛。(参考资料

去私人医院求诊


在这里白白耗了一个多小时后,此时的我已经痛了大约四个小时,最后只好打电话去临近的私人医院,确定对方有为确诊患者看诊后就飞车过去(当然不是我开车),免得再次被拒绝。

当我来到梳邦再也医疗中心 (Subang Jaya Medical Centre, SJMC) 时,医护人员很快就把我推进了临时帐篷,冷气、病床、仪器等可谓一应俱全,我爬上了病床躺着,心想终于得救了!结果护士说医生正在动手术,稍后再来看我。。。同样是等,但至少比刚才的情况要好得多。或许从一开始就应该直奔私人医院的怀抱,无奈顾虑到钱包的感受,还是白白让自己折腾了一番。

在我开始放松且变得有点恍惚的时候,医生就突然进来了。此时的感觉有点奇怪,好像曾经睡过又醒来了一样,但神奇的是此刻我的腰侧居然不痛了!我问医生是不是痛太久了(至少五个小时以上)就自己停止了?医生不置可否,只是简单的问诊后就建议我做尿检,说怀疑是肾结石。

结果还真的在尿液中发现了血丝,建议我隔离结束后去看泌尿专科 (Urologist)。

第二次输尿管绞痛


8 月 19 号
从那天直到隔离结束后,腰侧都没再发痛,就抱着侥幸的心态,想说迟点再去看专科好了。结果冠病才康复不到两个星期,正摩拳擦掌准备继续锻炼身体时,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,而且是在半夜到凌晨的这段时间。先是感觉恶心难眠,勉强睡下后就被痛醒,虽然这次的疼痛不如第一次那么剧烈,但吃了止痛药还是让我痛着辗转难眠到天亮。

8 月 20 号
一早醒来连早餐都吃不下,马上就奔去了双威医疗中心  (Sunway Medical Center) 看专科。医生先是用超声波 (Ultrasound) 检查肾脏和尿袋,发现肾脏有点肿胀,于是叫我去做 CT 扫描 (CT Scan) 检查腰子和输尿管,结果还真的发现了一颗 4x4.5mm 的肾结石卡在了输尿管中,而且位置很靠近肾脏,也就是在输尿管的上段,医生说这样的情况要自行排出的几率比较小。

果然凶手就是它!


诊断泌尿系结石最常用的方法是 B 超检查,可以发现 0.3MM 以上的结石。技术熟练的医务人员,利用 B 超检查全泌尿系的结石更为直观、方便,且对患者无创伤。X线腹部平片可以看到大部分的泌尿系阳性结石,但看不到阴性结石(即 X 线可以穿透的结石,多见于尿酸结石)。相较而言,CT 的诊断结果准确率最高,阴性结石一般需要做 CT 检查才能够准确判断它的具体部位及大小。

CT 扫描下的输尿管结石 (Ureter Stone)

什麽是肾脏及输尿管结石?

当过多的矿物质沈淀物积存在肾脏中时,就会形成大小不一的肾结石,小至一粒沙,大至一粒高尔夫球。输尿管是连结肾脏和膀胱的导管,输尿管结石则是由于结石从肾脏掉到输尿管所造成。

肾结石或输尿管结石有什么症状?

肾结石的患者大多没有症状或腰部轻微的不适,但当肾结石从肾脏掉落到输尿管造成输尿管的尿液阻塞时,就会出现腰腹绞痛、恶心、呕吐、烦躁不安、腹胀、高烧、血尿、频尿等,急性肾绞痛常使患者疼痛难忍。

这也解释了我第一次肾绞痛的惨烈情况,还真的别小看这么一颗小小的石头,在体内确实可以把人折磨到半死。。。囧

一颗肾结石要多久才能长成?

我问医生,到底这样一颗肾结石要多久才能长成?毕竟我在七个多月前的 2020 年 12 月 22 日才在同样的医院做了一次完整的体检,当时医生说报告一切良好,营养师甚至说只要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,基本上不用每年体检,隔两、三年才进行体检也是可以的。

医生回答说可能一个月,也可能半年,尤其这东西根本说不准,视乎个人体质和日常的生活方式,但多数都是因为流质摄取不足、饮食不当或家族病史所导致。为此我还特地向院方针对我之前的体检报告讨个说法,想知道当时是否完全没发现任何结石,我也没无任何前期症状,直到出现血尿的那一天。

经过院方的再次审查后,确定当时是没发现任何结石的。这也说明了即使每年有做体检的人,都不一定能够提早发现肾结石的存在,而这恰好就被我遇上了,唉~

CT 扫描报告,发现输尿管结石并导致轻度肾积水。

肾结石要如何治疗?

知道了病因,接着就是和医生讨论治疗方案,为此我还看了大量的资料,为自己科普了不少医学知识。一般来说,治疗肾结石或输尿管结石有以下几种方式:

1)药物治疗

吃药扩张输尿管,配合利尿的药物以及多喝水让肾结石自行排出。这个取决于肾结石的大小和位置,一般来说小于 6mm 的结石都有机会自行排出,越小或越靠近膀胱的结石,排出的成功率就越大,但当结石在体内移动时就会感到肾绞痛。至于多久才能够被排出则因人而异,从几天到几年都有可能。

2)体外冲击波碎石术 (Extracorporeal shock wave lithotripsy, ESWL)

微创技术,利用冲击波将结石击碎,并让其随着尿液自行排出体外,但不能保证成功率,而且可能需要多过一次的的疗程。(参考资料

3)输尿管镜碎石术 (Ureteroscopy, URS)

微创手术,需全身麻醉。从尿道插入输尿管镜达到结石的位置,如果结石小能够被完整取出,可使用结石篮或抓取钳取出结石;如果结石太大不能完整取出,则需要再取出前进行体内碎石。术后根据情况或置入支架,一般复原期为两周。(参考资料

医生建议我使用这个方式,想知道手术情况就继续看下去吧~

什么?那么多字看得很累吗?我也写得很累吼!!

4)经皮肾镜取石术 (Percutaneous Nephrolithotomy, PCNL)

微创手术,需全身麻醉。适合 2CM 以上的结石,在腰部建立一条从皮肤到肾脏的通道,通过这个通道把肾镜插入肾脏,利用激光、超声等碎石工具,把肾结石击碎取出,也就是所谓的“打孔取石”。(参考资料

很多人都问,为什么不用镭射?似乎大家一看到肾结石就联想到镭射,实际上要看是否合适,因此医生会根据结石的大小、位置和身体状况来判断应该使用哪一种治疗方式。

尝试药物治疗却无效


虽说第二次发作没那么痛,但是那种“阵痛”还是很难受,让我胃口尽失,以为吃了止痛药会好转,结果我还是痛了一天一夜,合起来就是痛了两天两夜了,这种感受真的有点生不如死。。。囧

一开始医生先让我进行两个星期的药物治疗,毕竟结石是有机会自行排出的。结果两个星期过去,这期间不但没有任何疼痛,也没看到结石出现在马桶里,如厕时也没感觉痛楚(据说排出结石时会有痛感),也就是说结石完全没动静,依然卡在了原来的位置。

9 月 2 号
复诊时医生用超声波照看,发现肾脏还是有点肿,也就是结石阻挡尿液传送所造成,因此无需再 CT 扫描也可以肯定那结石还在。他建议我要嘛无限期等待结石自行排出,否则就速战速决进行 URS 手术,尽早做个了断,成功率是高达 90% 的。(结果后来出了状况,请看下一篇文章。)

虽然已经知道会有做手术的可能性,但一时半刻还是无法下决定。在候诊室思虑再三后,想到日后自己还会进行跑步、骑车、爬山、旅游等户外活动,真不想在那种处境下面对肾绞痛的惊喜(吓);加上结石若不处理的话,也会影响或损坏肾功能。想到爸爸曾经遭受的洗肾之苦就让我不寒而栗,最后决定把这定时炸弹给处理掉,以绝后患。

肾结石和输尿管结石作为异物长期存在于肾脏和输尿管中,不仅会引起感染,还可能摩擦肾黏膜引起血尿,引起泌尿系统梗阻,导致肾积水,甚至使肾功能完全丧失。另外,临床已经证实,结石的长期慢性刺激还有并发肾脏肿瘤的可能。

而医生也很快就为我定下了日期,也就是一个星期后的 9 月 9 号。♥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个留言

想说什么请留言,别忘了留下你的大名,欢迎你来交流!^^

⭐ Maybank 114589014398 Goh Anne Joan ⭐

⭐ Instagram @joanoutdoor ⭐

2020 © 乐飞翎 luvfeelin | Outdoors & Travel Blog. Powered by 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