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VID-19 新冠肺炎肆虐的那一年,爸爸走了。

2021 年 7 月 17 日,晚上11.06pm, 我的前世情人,走了。

自小爸爸就很疼我,出门在外我总是喜欢挽着他的手臂逛街,妈妈就常在后面跟着直说我是小三。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我们之间很少聊天说话,多数是透过妈妈传达信息。但爸爸最近看到我总说:“太瘦了,不好看。” 在他的眼里,女儿就是要有点肉才有福气。

洗肾多年,虽然爸爸很坚毅,但其实也吃了不少苦头,每次看到他身上的管子和纱布,也只能看在眼里、酸在心里,却无能为力。除非有本事换肾,否则洗肾就等于一辈子的治疗,而洗肾病人活着的每一天,可以说是在吊命。

2015 年 8 月 7 日,爸爸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小车祸,擦撞到路边的护栏,当时爸爸的人无大碍,因此大家也不以为意,想着车子损了就当作破财消灾罢了。次日是星期六,我一如既往地去上班,一抵达公司就接到哥哥的来电,说是爸爸昏眩送进了医院。当时以为只是老人家的毛病,况且有哥哥陪伴应该无大碍,就没很在意。

直到下午哥哥来电催促,才知道爸爸已经在急救室红区 (Red Zone),那时候才知道爸爸是因为肺积水导致心脏衰弱而昏眩。我赶紧飞奔去医院,看到爸爸戴着氧气罩躺在那里,旁边的仪器给了我很不安的感觉。爸爸虚弱地看着我,和他说了会话后,医护人员就帮爸爸全身麻醉后插管(气管内管置入术),没多久就被送进了加护病房 (Intensive Care Unit, ICU),而家属一律不能逗留陪伴。

当时已经是深夜,回家后不到一个小时,我们就接到医院的电话,说爸爸的心跳停了!大家又急匆匆地赶去医院,虽然同样不能进去探望,但知道爸爸经过抢救后恢复了心跳,惊吓的心情才稍微平复。对方让我们明早再来,说是主治医生有话和我们说。

隔天一早,大家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会见医生,他问说昨夜爸爸的心跳停过一次,虽然幸运地救了过来,但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情况,是否还要再救?救的话,二次电击将会导致胸腔内出血,即使救活也有可能瘫痪或变成植物人;不救的话,就让爸爸这样静静的离开。

这样的话与情景,仿佛只在港剧出现过,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
当时妈妈坚持无论如何都要救,不想放弃任何的可能性,身为孩子的也只能听从,而医生也尊重我们的选择。幸运的是,爸爸并未再出现心跳停顿的情况,只是依然昏迷不醒。经过了漫长的 12 天后,爸爸终于醒过来了。听说心脏曾经停顿后的人有一定的概率会失忆,庆幸的是爸爸依然认得我们。

六年前爸爸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,那一次我们都以为没了,幸好爸爸的意志力强,最后还是挺过来了。由于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的病历,从此以后爸爸就开始了洗肾的路程。

没想到六年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,不幸的是此次发病却遇上严重的新冠疫情,原本的生机和机会变成了漫长的等待。而这一等,变成了永远。

2021 年 7 月 16 日,爸爸身体不适去了一趟诊所,可是回来后不但没有好转,还直呼胸痛。我看到不大对劲,就致电医院询问是否有收新冠病患以外的病人,对方说有只是没办法提供救护车,听罢我就立刻开车送爸爸进院。

还记得当时急救室外的医护人员看到车里的爸爸说,你爸的样子看起来没事啊~

我怒怼,他都无法站立了你还说没事?!

他就急忙说去推轮椅过来吧!

把爸爸转移到轮椅上后,医护人员简单询问过爸爸的情况后就把爸爸推进了急救室,随着门一关就被隔绝于门外。我们默默地在外等了两个小时,医生才打电话来说需要看爸爸平时的药物,但却无法交代爸爸的状况。临走前和爸爸通了电话,他说感觉不那么辛苦了,我们才稍微安心回家等消息。

17 日中午,我们拿了爸爸的药物就去医院,却无法见到医生了解情况。事实上医院里几乎都是冠病病患,医疗系统瘫痪医护人员严重不足,现场看来就是一团糟,所以我们也只能干焦急,却什么也做不到,让我的心情异常烦躁。

傍晚七点多,爸爸打来说很冷,我和妈妈赶紧送了一些衣物过去,这次总算见到了医生。她很坦白地和我说爸爸的心脏很弱,而且多年洗肾导致身体情况时好时坏,如今有肺积水和体内盐分高等高危状况,但目前医院的设备严重不足,氧气的供应也很有限,万一爸爸的心跳停了,他们不会给与任何的急救,让我有心理准备。

我听了以后心情一沉,接着就被护士叫着帮忙去推病床,将爸爸转移到别的病房去。看着爸爸戴着氧气罩依然呼吸困难,我只能和他说:“爸爸,你的心脏很弱了,你要保持轻松好好休息,没事的!” 我很清楚自己在自欺欺人,而爸爸则喘着气地说:“不会的啦,不会停的啦!”

此时此刻,你觉得自己还是有打胜仗的机会,你期待着和我们一起回家。

此时想要救爸爸就只能赶紧替他洗肾,只有尽快把体内的毒素和肺部积水排出,才有存活的机会。然而医院坚持一定要等冠病检测报告出炉后,确定爸爸是 Negative 才可以进行下一步治疗。然后我就被驱离爸爸的病房在外守候,毕竟医院是高风险的地方。

除了无奈,还是无奈。

只是没想到仅离开短短的一个小时,这一等,就把爸爸等没了。

当时在外等了一个小时没消息后,我就让妈妈去探探情况,看是要留下等消息还是先回家休息,结果却看到爸爸躺在床上似乎没了气息。在妈妈大声的呼叫下,才有护士急冲冲赶过来施救,当我赶到病房时,只看到护士在进行心肺复苏术,一旁的计时器已经走到了 40 秒,大家急忙推着爸爸到急救室,可是终究为时已晚,大约十分钟后,医生宣布救不了了。

爸爸已经悄悄地走了。

五个月前的 2 月 17 日,陪伴了我 17 年的 Kiki 走了。

五个月后的 7 月 17 日,养育了我 37 年的爸爸也走了。

同样的 17 日,让我开始怀疑这是一个不祥的数字。

我不知道那一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爸爸是缺氧而走的吗?为什么会缺氧?

还是心脏已经衰竭之极,氧气也帮不了了?

他走的时候辛苦吗?他走的时候在想些什么?

他知道。。。自己走了吗?

各种疑问和思绪不停地围绕在心头,可是却已经于事无补。

我即想恨,却恨不得。

我恨医院的不给力,但更恨的是疫情之下政府的不作为;可我心里也知道其实恨不得医院,疫情之下他们也面对着身为前线的各种压力和无奈。只能和自己说这个时间点,任何大病痛都是一场生死考验。尤其爸爸已经是第二次发病,也许离开是一种解脱。

爸爸终于可以不用再困于病痛,可以自由自在地仙游四海,随仙修行。有什么话想说的,可以报梦给我们,你不要牵挂我们,我们也都会过得好好的。♥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个留言

想说什么请留言,别忘了留下你的大名,欢迎你来交流!^^

⭐ Maybank 114589014398 Goh Anne Joan ⭐

⭐ Instagram @joanoutdoor ⭐

2020 © 乐飞翎 luvfeelin | Outdoors & Travel Blog. Powered by 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