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记】爸爸从此长眠于世外桃源,想你了。


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,一时也有点手足无措,而疫情之下的丧事程序也被延长了一些。

7 月 17 日
爸爸子时离开,农历算为隔天,这和出殡、拜祭、忌日等有关联。当晚通知了富贵集团后,就初步安排了一些事宜。

7 月 18 日
医生说死亡报告会在 24 至 48 小时内出炉,并会致电通知。这一天我过得浑浑噩噩,仿佛做了一场梦。由于疫情的关系,丧礼的处理方式也和以往有所不同。若爸爸证实是 Negative 的话,就可以照一般程序办丧事;若是 Positive 的话,就会被直接送去火化,也就是无法瞻仰遗容,而且丧事也必须在 14 天以后才能举办,届时也只能拜骨灰瓮了。因此每逢手机铃声响,我都会心惊胆跳,深怕报告的结果是呈阳。

7 月 19 日
医院迟迟不来电,坐立不安的我直接打去询问,才知道报告出了,一切正常。我当时的心情真的五味杂陈,如果早知道爸爸是 Negative 而及时治疗的话,爸爸是不是就不会走了?可惜的是,这世界上并没有如果,只能接受残酷的事实。

上午 11 点半抵达法医部门 (Forensic Department),办事柜台前站着好几个人,但不知道谁在排队,医护人员也忙进忙出分身乏术,很明显就是人手不足,一人顶三人的悲哀。好不容易对方坐下后,我赶紧递上爸爸的身份证,对方问:“You want to claim body?” 

“Body” 这个字,直接让我酸上心头。

我说是,然而当对方准备处理的时候,又被其他的事情打扰了。我又等了好一会儿,直到殡仪车已到,我才又催促对方赶紧处理。好不容易文件到了手,才看到了死因一栏写的是活动性冠状动脉综合征伴难治性高钾血症 (Active Coronary Syndrome with Refractory Hyperkalemia),简单来说就是心血管疾病导致心力衰竭而死亡。

报告到手了,以为马上就可以带爸爸走了,结果新闻上看到的疫情惨况就在这里一幕幕上演。因冠病去世的病人都直接装棺封好并包上透明膜,准备送去火化或埋葬。一具具棺材在我面前送上殡仪车,一个个哭成泪人的家属在车后依依不舍,我的心也低沉到不行,默默地等着认领大体的时刻。

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左右,医护人员终于把爸爸领出来了。看着白布上的名字,看着医护人员一层层地拉开拉链,直到最后一层白布被掀开,爸爸的脸露出来的那一刻,我差点崩溃。

爸爸就像睡着了一样,只是不管怎么叫,也不会再回应我了。

我说,爸爸,我现在就带你回家了。

殡仪车在家门前停留了一下下,就算是爸爸回过家了,然后就直接送去富贵纪念馆。同一天与对方洽谈葬礼事宜,也是此时才知道原来葬礼可以很繁琐。疫情之下死亡人数飙升,葬礼的日期也随着火化场的时间表而定,好在爸爸依然有福气,所有日期与时间都安排得顺顺利利。

7 月 20 ~ 21 日
葬礼两日(吊唁,打斋,化宝等等)

7 月 22 日
葬礼第三日,封棺前给爸爸盖上一张鹤被,说是小时候爸爸常给我们盖被,所以现在我们替爸爸盖被的一个回报,按传统是女儿尽的孝心,如今也不分儿女了,可以一起盖。

实际上小时候爸爸何止替我盖被,还总是在我睡客厅时,默默地把我抱回房间,而我即使已经醒了却还装睡,就是想让爸爸抱抱。随着师傅的诵经之下封棺,接着送往位于莎安南富贵山庄火化场。疫情之前都是当日捡骨灰,如今却要等到隔日才能回来处理。

7 月 23 日
一早就来到了火化场,看着桌上的骨灰,这就是爸爸了。简单的仪式过后,我们轮流夹了一块骨头进骨灰瓮,然后工作人员就处理余下的骨灰然后封罐,再由长子点香引路,将爸爸带去骨灰位。

随着车队来到了士毛月的富贵山庄世外桃源 (Nirvana Memorial Garden Semenyih),想着他们早前来这里挑选的时候,抱着的是什么心情?在师傅的诵经之下,安放了父亲的骨灰瓮,伴随着他生前常用的物品,从此长眠于此。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从此家里少了你的身影和声音,愿你在西方世界一切安好。

阿爸,我想你了。♥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个留言

想说什么请留言,别忘了留下你的大名,欢迎你来交流!^^

⭐ Maybank 114589014398 Goh Anne Joan ⭐

⭐ Instagram @joanoutdoor ⭐

2020 © 乐飞翎 luvfeelin | Outdoors & Travel Blog. Powered by Blogger.